GigGuide.tw

Live Rock Resistance Party: 白目 + Overdose + Go Chic + 盪在空中 + DJ Randy 林志堅

Floaty發表

搖滾樂天生叛逆 - 對任何事物如果不是往臉上踹一腳,也是朝屁股招呼,對周遭的人、工作、帳單、臭白痴、積習成規、百無聊賴的現況說聲「幹」,或只是單純為了幹而幹。

這場週日晚的派對已由來自魁北克的台北老搖滾客Marty與喬治(經驗老道的音控 / Black Summer Days的主唱)協同瑞士的VJ Juan Casals(向你的傑作敬一杯!當晚真的因此添色不少)動員策劃許久 - 一個帶有慶祝色彩的計畫。但是,這場派對到底是要抗爭什麼?

Marty回了我一封經過深思熟慮後寫出的長篇信。這足以說明,The Live Rock Resistance Party是最針對所有上述者提出的反抗,但他又附註「依我的看法,特別是在台灣,膽敢投資一些有重大意義的事物如音樂、友誼、自我了解以及一些單純美好的時光,不但本身就是對於這些事情(見上述)的抗爭,而且也是廣泛對於這個去人性化且重物質的當代世界的反擊。

秉持著這個理念,Marty聚集了一批最頂尖的台灣獨立音樂明星,包括請來了對於推廣台灣好音樂不遺餘力,可敬的台北Dj Randy林志堅。

每天我們都會看到、讀到、聽到甚至是自己活出偉大且個人的鬥爭史,為了派對的權力而戰鬥嗎?沒錯,那現在為了自己的權益戰鬥吧,放手去做吧。

白目The White Eyes看起來在去年經歷了劇變,但或許也不曾改變。有了新任鼓手加持、新的效果器列陣,以及將樂團人數精簡至三人,白目The White Eyes依然穩穩的被高小糕(主唱/吉他)以及Johnny(貝斯)操盤,他們依然搖滾。

白目, Overdose, Go Chic, 盪在空中

▲ 白目
Photo(s) by Steve Leggat - © 2008-2014

儘管(或許)不如他們樂團早年般的粗野,這個樂團依然維持著他們原始的律動及個人魅力。糊糊的Fuzz吉他聲現在和人聲Loop機攪在一起,同時Johnny也貢獻了和聲、吶喊與咆哮,看到男人尖叫其實挺好的。不過樂隊的焦點核心仍然擺在主唱高小糕身上,比以往更忙碌的在她的吉他、鍵盤、麥克風、鈴鼓以及暴動間來回,她甚至在唱Hardcore Porn Star的時候,將啤酒瓶在地上砸個粉碎來引起我們的注意。台北濕冷的夜晚也因此漸漸暖和了起來。

白目, Overdose, Go Chic, 盪在空中白目, Overdose, Go Chic, 盪在空中

▲ 白目
Photo(s) by Steve Leggat - © 2008-2014

OverDose是在樂團名單上我唯一不慎熟悉的樂團,有人事先告知我他們的音樂比起其他樂團較商業化,隨著一些人潮往吧台邁進,其他人就往離舞台更近的空位移動。而我,試著以一顆開放的心去接觸他們。

白目, Overdose, Go Chic, 盪在空中

▲ Overdose
Photo(s) by Steve Leggat - © 2008-2014

雙主唱的編制、貝斯、吉他以及Go Chic的鼓手連上兩次鼓坐,OverDose傳達了幹練及充滿能量的訊息。混和了主流音樂的弦律以及Nu Metal的色彩,我能理解為什麼有些人覺得他們在這次表演中是個異數。儘管如此,今晚的主旨還是狂放的搖滾與玩樂,從台上到台下,樂團與觀眾無疑地實踐了今晚的主旨。


台下對於Go Chic登台焦急的期待可從觀眾與舞台之間的距離看出。或者更精準的說,以令人振奮的巡迴新消息與新的錄音作品(在柏林錄製,由Peaches擔綱製作!)讓這些家鄉的歌迷等了漫長的數月之後,台北想看這群姑娘想死了。看來如人牆般的歌迷圍繞著他們,如同柵欄般防止煮熟的烏鴉飛走,深怕她們又再次從舞台上消失許久。

白目, Overdose, Go Chic, 盪在空中白目, Overdose, Go Chic, 盪在空中白目, Overdose, Go Chic, 盪在空中

▲ Go Chic
Photo(s) by Steve Leggat - © 2008-2014

"The hardest working man in show business"是影星James Brown在其事業上的美名,但,唉,他早走了。為了填補這一份空虛,每當提到煽動人群,我必須提起主唱Ariel Zheng。她急性子的熱情是所有派對都需要的元素,完全無法容忍那種愛擺高格調、自命不凡的冷漠,Ariel用她自身的幽默感不厭其煩的呼換Loser們到她這邊來。不論是蹲伏在音箱或者是監聽上,或是如字面上一般出其不意的弄了哪個文青的臉,她一向是個贏家。

舉個恰當的例子,在Dance With Her的前奏時,Ariel說「我看到今晚台下有很多飢渴的的人」引起了些男人的騷動與歡呼聲,然後,馬上又說「來吧,女孩們,讓他們看看他們有什麼辦不到的事情」媽呀!然後貝斯聲線、鼓聲、舞動接踵而來。沒錯,Ariel是操弄暴動的大師。

新歌如 Girl Fight 與舊愛如 2010 跟 24 Hour Party Pooper 接得很好,歌迷在前排、中間以及後面跳成一團,任務完美的達成。

歡迎回來,Go Chic,我們想念妳。

白目, Overdose, Go Chic, 盪在空中

▲ Go Chic
Photo(s) by Steve Leggat - © 2008-2014

我想盪在空中是神用他的方式對世人說神愛世人。他們的表演真的是一場至高無上的經驗,所以我乾脆把筆記本跟筆扔在一旁,並且好好的享受這個單純的片刻。

白目, Overdose, Go Chic, 盪在空中白目, Overdose, Go Chic, 盪在空中

▲ 盪在空中
Photo(s) by Steve Leggat - © 2008-2014

從一大片的風景到出色的翻唱了Police & Thieves (讓我濕了眼眶),盪在空中完完全全征服我了。此外,全場的聽眾都好像著魔了一般的搖擺、舞動以及享受他們自身靈魂的昇華。

白目, Overdose, Go Chic, 盪在空中白目, Overdose, Go Chic, 盪在空中

▲ 盪在空中
Photo(s) by Steve Leggat - © 2008-2014

時間慢慢的失去他的感度及變得模糊,在某些亮點時DJ Randy林志堅指揮了在場的軀體與聲音。步調是有變得快了一點,大概吧,不過臉上的笑容依舊不變。

「這場派對如何?」我後來被問道
非常的棒,非常、非常的棒。

.....

由呂立揚翻譯

Floaty是一位定居在台北市的作家跟音樂家。他曾經是地下社會的定駐DJ, 也是裡面有名的壁畫的畫家。 Floaty也是操場跟公家酒吧每個禮拜的定駐DJ。 他還定期貢獻給 GigGuide.tw, 一個致力於推動台灣獨立音樂的網站。

買這些樂團的專輯

*Albums based on matching band-names and may be wrong - sorry!

相關文章文章
最新文章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