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gGuide.tw

Sorry Youth

by 1 May 2012 (Tue)

Sorry Youth

Photo(s) by Sorry Youth - © 2008-2014

Sorry Youth,Our Glory Youth
由貝斯手薑薑、鼓手宗翰、吉他手維尼組成的三人團拍謝少年,英文團名就叫做Sorry Youth,我們大概都難以不被這樣假掰又令人莞爾的英文團名吸引,止不住好奇地想一探究竟。有著如Sonic Youth一般暴烈的吉他刷扣,拍謝少年的音樂同樣張狂奔放,除此之外,更多了一些專屬於台灣的氣味。這樣一個帶著些許惡搞趣味的英文團名來自2005年3月,一場由小白兔唱片舉辦,由當時的壞女兒、妮波寺、薄荷葉三個樂團組成的音速青春翻唱大會主題名稱,會後KK(阿飛西雅貝斯手)大方出借團名,Sorry Youth於焉誕生!宗翰:「我們先有英文團名,之後經過反省,其實我們都喜歡台灣的東西、受台灣樂團影響很大,團名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不能再用這種惡搞的態度去面對。恰好,這個翻成台語蠻有意思的,所以後來我們就用拍謝少年這個名字。」「比較文藝一點是說,年輕的時候覺得做很多事情都不是那麼滿意,但有時候又覺得過分的樂觀,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吧。」貝斯手薑薑補充。

熱炒與獨立音樂餵養大漢的少年
「我們以前在台中其實沒有聽太多外國獨立的東西,我和宗翰的音樂啟蒙其實是那時候的台灣樂團,像是八厘米天空、追麻雀、Tizzy Bac……等等。維尼一開始聽90年代的西方搖滾樂(英搖為主),重考的時候都在練吉他,練了很多Oasis、The Smashing Pumpkins、Wilco、Mogwai、The Libertines……之類的歌,但02年後也聽了很多台灣團,受了很大的影響。」薑薑緩緩爬梳三人一頭栽進音樂世界的過程,「影響我們很大的團是追麻雀,讓我們看現場看到快哭了……幾乎是用靈魂來表演,音樂已經是襯托的東西了,那是在台上很熱血、很真誠的表演,其實你也不知道他在唱什麼,可是就是很爽……如果你喜歡搖滾樂的話,聽專輯是完全不夠的!」談起深深影響自己的樂團,少年們的眼神似是發著光。
「我和宗翰是高中同學,因為念高中的時候就很想要多看一些東西,畢業之後就到台北念書。大一的時候遇到春吶十年,辦了十天,那時我們學校沒有春假,我就翹了十天的課去看春天吶喊!我們看完表演就覺得,幹,怎麼有這種世界……太棒了!」談起觸發組團想法的那一刻,薑薑的表情仍難掩興奮「然後他就偷偷跑去學鼓,學了一個多月才跟我講……因為我有一個朋友有貝斯,想說這樣我不用買貝斯,所以我也就去學貝斯!」
台灣的獨立音樂給了少年們許多養分,除了在音樂性上給予少年們創作時對自身作品的想像,那些在舞台上超乎語言、樂風,所謂「搖滾」的態度,更是默默地影響了少年們。

隨地搖滾吧,少年
剛在羊肉爐店辦完新專輯《海口味》搶先試聽場的拍謝少年,一直嚮往著可以如No Age那般在城市的街巷裡游擊表演。「有時候出去亂晃看到一些很有感覺的場地,覺得在這裡有表演一定很酷。表演不一定非得辦在Live House裡,這種東西應該是越多越好、讓更多人能夠接觸到。」回憶起過去一起籌辦的幾場表演,薑薑說道:「啟發我們的是八厘米天空的『隨地搖滾』,會在表演的前一兩天公布地點,什麼意想不到的地點都有,也可能唱到一半被趕走……」「在Live House裡表演都看不到台下在幹嘛……除了以前在金瓜石辦的山丘節,我們也自己在福和橋下五人制足球場那裡辦了一系列的香腸搖滾,旁邊同時有很多人騎腳踏車、運動、放風箏……等等,有時候我們玩一玩開始摔角做泥漿浴……那時候真的很辛苦,器材準備、找場地都要自己來,但很有趣。」維尼說。

熱炒搖滾
當被問起,為何歌曲中總帶著一種濃烈的,與土地分不開、屬於市井生活的特有味道,姑且說它是「台灣味」吧?少年們吶吶地答不出來。「我們其實也不敢說我們很台這種話,但我們也從來不害羞說自己喜歡這些事情……你不覺得台灣有夜市是一件很棒的事嗎?當你覺得很失意的時候,去那邊吃一吃、聽著老闆的吆喝、隨人群推擠向前,熱鬧的氣氛與俗擱大碗的小吃馬上就讓許多煩惱拋到九霄雲外。我從小就在大甲長大,我們覺得那些東西不會比音樂不重要。」薑薑思索許久後這樣說。「也不是說用什麼樂器、語言去表達就代表台灣。我們就是生長在台灣,台灣的音樂、台灣的人事物對我們的影響還是最大的,我們玩團這麼久也沒有出國看過音樂季(但我們也不是工人階級沒有很慘啦)。這些都是我們的生活經驗,所以我們會關心台灣的事情,所以做出來的音樂就是這樣的味道。」宗翰說。
「新專輯沒有收錄的<暗暝>是一首台語歌,不同於早期純樂器演奏的歌曲,這是我自己所寫的第一首有人聲的歌,填詞的時候很自然地就把它填成台語,在一種很順的狀態下把它寫出來。」薑薑如此做結,「台灣,對我們來說就是一種舒服的狀態吧。」

《海口味》——關於海與移動的故事
剛發行的新專輯《海口味》肯切地反映了這幾年少年們經過的一些事情:在沒有人熟悉手上樂器的情況下認識彼此,一起看表演、寫歌、把夜市與熱炒店菜單吃過一輪……正是這些在生活中毫不起眼卻無比迷人的元素填滿了拍謝少年的吉他、貝斯和鼓。「我們其實沒有因為喜歡哪種風格才玩團,所以我們沒有『樂風』這種東西,我們做這張專輯的想法不見得只侷限在音樂中。我們的興趣很廣泛:金枝演社的劇場表演、吳明益和駱以軍的小說我們都非常喜歡,我們會一直受到台灣的人事物影響,我們就是把我們喜歡的事物寫出來。」宗翰這樣說。
薑薑:「這張專輯就概念上來說,由兩件事構成:海與移動。但每首歌背後又有它自己的故事。」少年們在05年春吶的墾丁海邊開始有了玩團的想望、在隔年以表演者的身分回到了這片海邊、而當兵時薑薑和宗翰恰巧一同在雲林當海巡,一起看了一年的海。對少年們來說,快樂的記憶和海邊總是分不開,他們把海風的氣味、海湧的起伏與海岸旁瀰漫著的魚腥味,全部寫進歌裡。因電影《不能沒有你》而寫的<深海的你>,正是這樣一首帶著濃濃海水鹹味的歌。
團員分別來自台中和高雄的拍謝少年因為都不屬於台北,總是需要回家或離開家、需要移動。關於「移動」,講「鄉愁」太矯情,又或者說其實這個字彙並無法表達那情緒的百分之一,而少年們選擇用旋律與歌詞把這些故事說出來。在薑薑和宗翰當完兵之後寫的<台十七>,便是以省道台十七線這條苗栗到高雄公路為主題,譜寫屬於離家男兒的歌。
「我們的歌是慢慢捏出來的。」談起創作的過程,維尼解釋道:「薑薑和宗翰當兵算是玩團的分水嶺。因為他們去當兵所以停頓了快兩年,但在他們當兵之前,一起玩團沒有想太多,而現在我們寫歌都是互相討論,大多都是直接jam,在練團室完成。我們要三個人對同一件事情有靈感才能寫完一首歌,慢慢調整、互相配合樂句和節奏,所以寫歌很慢。」「台語歌都要寫很久,一開始有些歌是唱英文,後來其實花蠻多時間改成台語版本……但我應該是裡面台語最好的。」薑薑靦腆地補充,「以前我們都很早起,早上七點到十一點,趁大家都不在去台北大學練團室偷練團。」
《海口味》專輯的鮮黃底色令人感染了少年們做音樂的快樂心情,粗糙的印字顯得分外質樸真誠,而再合適不過的主視覺——虱目魚更是畫龍點睛之作。不論是2012大港開唱時場內到處悠游的虱目魚毛巾,抑或是不時在少年們的宣傳照及表演上出現的虱目斯拉,虱目魚與少年們的連結早已密不可分。鄉親們,來去撈一尾大魚吧!


拍謝少年《海口味》專輯——縱貫線發片巡迴
5/04 (五)20:00 台北The wall
5/06 (日)15:00 台中綠園道誠品3F書區
5/11 (五)20:00 台北信義誠品4F音樂館
5/19 (六)22:00 台南TCRC
5/20 (日)15:00 高雄夢時代誠品3F書區
5/25 (五)20:00 台中迴響
5/26 (六)19:00 台北敦南誠品戶外廣場
6/02 (六)19:30 高雄駁二

Sorry Youth

Photo(s) by Sorry Youth - © 2008-2014

Buy albums by this artist

*Albums based on matching band-names and may be wrong - sorry!

Related ArticlesArticles
Latest ArticlesArticles